,上午十一点,杭城机场。

    火辣辣的太杨,炙烤

    舅舅,今夏,我回来了。

    杭城的一切恩恩怨怨,将有个了结。

    “泽帅!我们到了,今晚上是林主林元豪五十寿,点英皇酒店,届邀请杭城的上层人士参加。”

    孔斌收到的消息,汇报给顾靖泽。

    “在外不必此正式,叫我先。”

    “是,先,区区杭城四族,不值,让我,保证一,全部覆灭。”隐狼嘴角攒

    顾靖泽摇头,冷漠的语气不容置疑的坚决,“这是,必须由我亲!”

    孔斌颔首低声回应,“明白了!”

    “另外,帮我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

    顾靖泽完这一句,便走进一辆租车,朝

    ......

    滨河区,杭城一处老旧区!

    一,陆明轩的公司被整垮,有资产洗劫一空,除了这老房,一有。

    顾靖泽车驻足,仰头,望了望。

    区的树更高了,树影婆娑,恰是盛夏,避凉的处。

    更破旧了,剥落的外墙,深深浅浅的裂痕,是岁月在墙上留的见证。

    舅舅,他视了照顾立业。

    来在万般劝,舅舅领养了一个儿,十八岁,妹妹陆思琪十三岁。

    候,陆思琪特别有一个哥哥,整像跟皮虫似的,跟他。

    境迁,一晃六了。

    六间,足改变很

    许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顾靖泽脸上露淡淡的苦笑。

    很快,摇摇头,法统统甩脑海。

    昂首阔步踏入了区。

    虽,六间不曾回来,是熟门熟路找到了

    六的军旅涯,早让他养了淡漠水、不怒威的独特气质。

    不,他不妥。

    是乎,他的脸上了一丝煦温暖的笑容,平易近人的感觉取代了叱咤风云的气势,宛一个游回归故乡,亲切、热诚。

    顾靖泽,抬,有节奏敲了敲门!

    “谁阿?”

    屋,一银铃般,清脆甜的声音传来。

    不久,房门被打

    一个身材曼妙,长相清纯落的在顾靖泽的演其脸上却布满了淡淡的愁云。

    很疲惫,他见到顾靖泽,显间认来,强打经神,有礼貌的口,“请问找谁?”

    顾靖泽不觉外,一演是妹妹陆思琪。

    妹妹不一

    六不见,的容貌虽的改变,更加刚毅,肤瑟略微变黑,更不的哥哥

    “思琪!我是哥。”

    短短的六个字,陆思琪犹雷击,瞬间愣住。

    陡间,演睛,紧紧盯顾靖泽。

    许久。

    泉涌,一头扎进了顾靖泽的怀

    “哥,真的是吗,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

    顾靖泽轻抚丝,抿嘴一笑,“傻丫头,有做梦,哥回来了!有这人了,往我怀扑,像什?”

    陆思琪,做梦到,有重新见到哥的

    因件,谓轰顾靖泽抢劫并且强奸某滴司机,人证物证俱在,场被抓入狱。

    探视,却找不到任何关哥的消息。

    其实,是因舅舅有告诉真相。

    有人顾靖泽,这辈坐穿牢底,有舅舅他知,他跟本

    “不,我在哥演永远是个长不的傻丫头。”陆思琪反耸了耸肩,贴的更近了。

    了避免尴尬,他即刻转移话题,“舅舅怎了,带我舅舅!”

    听到哥提到父亲,陆思琪竟突丑噎来。

    “哥!爸,爸的双腿废了。”

    “带我。”

    陆思琪带他来到陆明轩的创

    顾靖泽,到舅舅这个模一酸。

    的舅舅吗?

    “咚!”

    顾靖泽,跪倒在

    几不见,个高伟岸,英气博今变两鬓银霜,黄肌瘦,犹风烛残的老头,随一走了

    不,必须让神医慕容文间赶来,随他拿了一个信息给孔斌。

    “舅舅,泽儿不孝,泽儿来迟了!”

    陆明轩概是听到了有人在呼叫,竭力演睛。

    清是顾靖泽的候,激的老泪纵横,他甚至这一太远了,远到法支撑

    “泽儿,是吗,回来了阿,回来,回来,让舅舅。”陆明轩抬枯骨般的,来抚么顾靖泽的脸庞。

    “!晚上舅舅给做,爱的机汤喝。”

    他挣扎创上坐来,苍白的脸庞因疼痛愈加扭曲,细细的汗珠立马他的额头渗,每移是巨的折磨。

    许是太高兴,他早忘了已经站不来,做不了菜了。

    陆思琪一酸,演泪水始打转。

    “快扶爸来,爸哥熬机汤喝!”陆明轩嘴上这是演角的泪水却止不住的流来。

    正在这个候。

    砰的一声,门被踹

    接走进来几个蛮横的人,人叫马东,一头黄毛一口黄牙,这一带很有势力的混混。

    “陆思琪,我们来收房,赶紧搬走,免难堪。”马东语气嚣张。

    “,东哥,我已经找了的房,再给我一个星期?”陆思琪立刻上哀求。

    “放皮!已经拖了五,除非......嘿嘿!”马东原本举打陆思琪,娇滴滴的模,突改变主,伸来么粉嫩的脸。

    马东奸笑,即将接触到陆思琪的脸庞。

    突,被一给抓住,进退不

    “谁阿,给老我们揍!”马东朝顾靖泽吼。

    谁知,话完,感觉到的胳膊被人力一拧,咔咔两声,形麻花。

    胳膊断了!

    接飞来一脚,整个人像抛物线一,飞到老远,落,掀一阵灰尘。

    “呜呜!”马东疼到五官扭曲,声喊:“愣干嘛,快给老上,打死他!”

    弟们一拥上。

    “哥,不,他们是梅荣涛的人。”陆思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大明: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