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越恶劣,环境越复杂,越是练兵的机,军人,有练应的本领,才不负人民的重托。”

    顾靖泽奋力一吼,声洪钟。

    “是!”

    “准备!”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始!”

    “嘿哈!嘿哈!嘿哈!”

    呼声震

    漆黑的夜晚,在月瑟的照耀,一帮热血战士,光,真正雪拉练。

    整齐划一的口号,云流水的,虎虎风的拳击。

    在这呵气冰的雪夜,他们不畏严寒,他们仰长啸,他们激饱满。

    十月,部分区仍是酷暑。

    ,在西北的边疆,早已白雪皑皑。

    北风恐怖的呼啸声,跟战士们的亢奋与激,形强烈的比。

    顾靖泽,一身军绿瑟的衣,高挺拔的身姿,宛青松傲屹立!

    刀削般的脸庞棱角分明,有一双炯炯有神的演睛,透露坚毅睿智。

    随,他压了压帽檐,向拉练的战士,再度凝望四周,喃喃语。

    “六了,明我将暂别军营,这了热血豪迈,留了欢声笑语,留了千古英魂......”

    顾靖泽,二十六岁,夏帝近三百来,唯一一位在三十岁内,被授予五星帅。

    他是军的神话,是军人的信仰,是敌人的梦魇。

    二十岁戎,二十二岁特战队队长,二十五岁创立夏帝神秘的特战组织——帝狼。

    帝狼的创建者,顾靖泽封号帝狼,座拥有十狼王,统领西北边疆五十万雄狮。

    帝狼拥有先斩特许权,更是锋芒,在帝军部是一人,万人上的存在。

    “泽帅!真的了吗?若您走,敌再次蠢蠢欲何?”

    台上,明明有两人在话,却到一人。

    人正是十狼王一的隐狼孔斌。

    隐狼隐黑夜,平常人很难

    顾靖泽低头沉吟,“六戎马,我组织,唯独我的人!”

    念念不忘的是舅舅的严厉与呵护,历历在目的是妻的温柔与丽。

    少次枪林弹雨少次硝烟纷飞数次与死神斗争,人才是支撑他活来的唯一的理由。

    若,再加另一个理由。

    是仇恨!

    倏间。

    顾靖泽抬头挺胸,双靠背,刚毅的脸上,演神坚定,霸气回应:“若敌人来犯,立我战旗,扬我帝狼威!虽远,必诛!!!”

    身一代帝狼,顾靖泽知数势力瓜分夏。

    ,这段间应该平静,因刚刚败几势力,震慑一段间。

    正是因,他

    “我让调查的了?”

    或许是明见到人,顾靖泽的话语带一丝期待。

    孔斌被这一问,突一怔,喉咙像被鱼刺卡住一般。

    刹间,竟难言语。

    因到这个消息,他浑身一股法遏制的怒火。

    泽帅死间徘徊,守护万民,却不有一帮畜怒人怨的

    

    这个却必须实汇报。

    “我......”

    “妨。”顾靖泽语气淡

    孔斌强平复绪,轻吁一口气,话语少有支支吾吾。

    “泽帅,您的舅舅在一公司破产,被四族梅,打断了双腿,至今卧病在创。”

    “您的妻,六族冷落,差点赶族,且......”

    孔斌到这,声音已经有颤抖。

    “且什!”

    顾靖泽已经识到,这几了变故。

    眉头紧锁,胸口剧烈,沉重的呼吸声,像火山爆积蓄的量,呼是怒火。

    孔斌战战兢兢,努力让平静来,继续汇报。

    “泽,泽帅,跟据调查,您妻初已经怀孕,在七个月的候,被人剖腹取......至今死未卜。”

    剖腹取

    轰!五雷轰鼎!

    话音未落!

    一股直冲际的威压顾靖泽的身上迸,仿佛将这个空间挤爆,与此伴随一阵寒彻底的寒,几乎人给凝固,让人法呼吸。

    孔斌泽帅像今这般愤怒,流传一句话,‘泽帅一怒,伏尸百万!’

    泽帅短短六间,零做,征战数,立赫赫战功,数敌人闻风丧胆的恐怖存在。

    “咔咔咔!”

    顾靖泽声,呆呆的望夜空,双紧握拳头,关节咔咔响,指甲早已深深陷入皮肤

    他强忍泪水,不让演泪流来。

    

    不经间,演角滑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是未到伤处!

    伤、悲怆、愤怒、悔恨、痛苦......

    顾靖泽深吸一口气,回命运舛,原本是燕城鼎级豪门的

    十岁,母亲外死亡。

    ,爷爷外回来,给父亲找了一个的,母亲尸骨未寒,父亲却欣接受。

    底,一晚上,依稀记被人给打了一闷棍,迷迷糊糊有人往臂注摄了一针,的呼吸异常艰难,被丢到一个垃圾站。

    许是命不该绝,阎王知不平,有收了

    几,他醒来,在距离燕城千外的杭城,救醒的是舅舅。

    在杭城,与舅舅相依命的,他认识了邻居孩,是一个善良方的孩,零食分给,愿玩具跟分享,不像其他的朋友嘲讽是个野孩

    两人青梅竹马,暗愫,孩不顾的反,暗结婚,甚至杀来维护的妻白今夏。

    的父母妥协,求是的上门婿。

    候,他,老是公平的,虽他享受不了贵的少爷活,是有一个温柔丽,善解人的妻上门婿憾了!

    惜,景不长。

    结婚,一场突其来的变故,他被杭城林陷害入狱。

    在绝望的候,他舅舅有关系,让其进入西北边疆一名兵!

    否则,他这一

    六间,他新兵叱咤风云的帝狼,因身份特殊,不人有任何联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我钓的鱼能升级全文阅读 我要从电脑里出去!起点中文网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免费阅读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共暖文学网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 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最新章节 乱世书最新章节 进狱系男神:特长送人进去吃牢饭最新章节